2019年2月22日 星期五

女裝//貞操帶//魔法與拘束


終於到了這一天,
首先把屁屁洗乾淨,
灌洗幾次後流出來的水已清澈透明,
拿起潤滑液擠出在指尖上,
自己一人在廁所呈M字腿蹲下;將手指慢慢放入後庭,
起初冰涼的觸感讓我不自覺顫抖一下,
一隻手指、兩隻手指,
我小心且謹慎的將手指慢慢滑入,
我調皮地開始尋找那神秘的奇異點,
起初覺得沒有特別感覺,
直到按壓到某一個點;我不大會形容那感覺,
有點痠、有點尿意、有點舒服 (?
應該就是它沒錯了,
但這不是這趟旅行的重點,
我將貞操帶配件的震動肛塞同樣均勻塗滿潤滑液~
其實它還蠻大的,
我至少也兩三年沒用過肛塞了,
所以起初有點害怕,也放不太進去,
好險有事先擴張與調整姿勢後順利滑入,
感覺後面滿滿的  有種幸福感。

接下來我拿起膚色油亮絲襪,
慢慢將腿套入,
細細品嚐絲襪與腿之間的觸感,
絲滑的大腿;50D的絲襪不緊也不鬆的擁抱著我的下半身。



再來就是貞操帶了,
將腰上的皮件拉緊後用小鎖鎖上,
這時的小曉薇已經濕的一塌糊塗,
透明黏稠的前列腺液正一點一滴的落下,
簡易清潔後將帶有五個跳蛋的套子套在分身上,
然後拿起鳥籠穿過胯下後 同樣前後鎖上腰帶上,
特別的是側邊還有兩條鐵鍊可以鎖上鳥籠,
完成後拘束感非常重,
但又不失舒適,實在是送禮自用兩相宜,
現在訂購,還享兩件87折優惠,
無論是生日禮物、婚喪喜慶、父親節禮物,都是最佳首選 (X


我站在鏡子前默默看著自己,
上半身全裸,
下半身充滿貞操帶的皮件與大腿上光滑閃亮的絲襪,
慢慢的撫摸自己,由腳.小腿往上延伸至大腿與胯下之間,
下半身被填滿、被拘束的感覺讓我覺得好幸福;好有安全感,
但同時又覺得自己好賤、好淫蕩,
在這矛盾衝撞的內心中試圖享受那羞恥與興奮交織所帶來的渦流。

接下來必須趁嘴巴還沒失去自由時攝入魔法氣體,
深深吐出一口氣,
壓下打火機看著火花迸出,
點燃那大自然的產物 深吸一口,
吐出的同時感覺已脫離了這社會,
一直以來肩上沈重的壓力與任何不適感已煙消雲外,
是我的錯覺還是我不再受地心引力與時間所束縛?
腦中想著;
每個人脫下華麗浮誇的妝點後剩的是什麼? 是善、是惡亦或是獸性?
我的內心跟我對話:
「這就是我、這就是我內心的渴望,
別再壓抑自己;去追求自己所想、自己所夢。」

約莫過了一會,
我起身試圖完成最後一步  也就是堵嘴,
我拿起乾淨的免洗襪;
一隻一隻的緊緊塞入我的口,
兩雙棉襪塞的我嘴滿滿的,
舌頭被壓住 無法將異物推出,
但這樣還不夠;我貪婪的拿起膠帶,
一層又一層的緊緊纏繞,
就這樣;我完全失去了言語與呼叫的能力。

我隨手拿起旁邊的皮質短裙穿上;
上半身搭配白色長袖制服與風衣,
慢慢地在衣櫃間找尋喜愛、適合的鞋子,
最後選了個透明的楔型涼鞋穿上,
戴上黑色全包覆式的口罩,
仔細對著鏡子前審視自己,
誰想得到呢?
口罩底下被膠布與棉襪堵著嚴實的嘴;
裙子底下非但是個男兒身且還帶著貞操帶與肛塞,
震動肛塞被貞操帶緊緊的堵著,
小曉薇帶著跳蛋被拘束在鳥籠裡,
由於魔法帶有放大感受Buff的關係現在光是站著看著鏡中的自己;感受後庭與貞操帶的滿足感就已經使我飄飄欲仙。


終於到了出門的時候了,
我緩緩的邁出每一步伐,
每一秒、每一刻,
下身的束縛與快感都在提醒著我它的存在,
我鼓起勇氣開啟了肛塞和小曉薇的震動開關,
瞬間的酥麻與無止境的快感衝了上來,
讓我不由自主的停下步伐且發出悶哼,
「唔...」 差點忘了被堵上的嘴,
完全發不出任何聲音,
雙腿不由得的顫抖與發軟,
我只能盡力將大腿夾緊微微蹲下,
試圖舒緩這無法消化的刺激,
小曉薇和後庭深處傳來的強烈震動、
和貞操帶完美融合交融,
貞操帶盡了它的本份,
完全將我的下半身牢牢鎖住,
就算想脫下它也無法,
肛塞和跳蛋就這樣被鎖在我的下身上,
魔法讓這段時間一而十、十而百的延伸下去,
高潮時我不由自主的再度發出羞恥的悶哼聲,
彷彿時間暫停般  配合魔法這波高潮帶給我的感受有如一刻鐘這麼久。

回到家中  脫下鞋子與口罩,
我靜靜地癱軟著躺在床上;
我多想將時間永遠定格在這一刻,
這是專屬於我自己的幸福時光,
誰也不能體會。

2019年1月11日 星期五

褲裡絲


誰能想到看似正經勤奮的男人,
長褲下卻有著只屬於自己的小秘密。

有時是短絲襪、
有時是褲襪、大腿襪、小腿襪甚是短絲襪,
為了不讓腳踝露出絲襪,
我還會穿上黑色的糖果襪 就是不屈就於棉襪,
這是我能做的小小叛逆。

無關情慾;
這是一種依偎感、安全感,
像是有著東西擁抱著我的大腿,
每當褲子與大腿摩擦;
晚風掠過我的褲管,
那觸感,
都像是提醒著我它的存在。


衣物沒有性別,
卻有著普世價值的枷鎖,
這是屬於我的小秘密,
我  仍驕傲、自豪著。



2017年4月26日 星期三

恥、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 請勿隨意轉載,轉載請告知



女孩身著長至膝上的灰色短袖衣,

衣裳完美包裹著女孩赤裸的內裏,

搭配著一件平時穿的外套,

而下身僅有私處塞著的聰明球,

氣溫的低涼,

冰冷從衣尾傳至全身,

那天是在雨後有些濕冷的夜晚。





肩上背負著一袋黑色袋子,

裡頭是那些即將無情揮舞在女孩身上的工具,

男人女人不介意在行走過程中增加女孩手提的重量,

女人甚至調戲的在街上掀起女孩的衣服,


夜晚的街上,並無過多的人群,

但位於鬧區,人群依舊一陣陣。


看著女孩羞澀遮蔽的樣子,樂此不疲。




到住所,

男人女人享用美食,

女孩則清洗著一整天所累積的汗水

他們調笑的對女孩說 :

「等等還是會再洗一次呀」

暗示著女孩"等等"並不會太好過。



女孩害臊著並堅持地前往玻璃隔間的浴室,

被命令不准將浴室內的簾子拉起,

女孩洗澡,

男人女人如同吃爆米花的觀眾一般,

欣賞女孩的一絲不掛,

接受到 「面對我們」 的指令還是讓女孩害臊,

雖然赤裸著身在男人女人面前並非第一次,

但面對著男人女人的注視下洗澡依舊無法坦蕩蕩呢。



女孩的腿不好,

男人女人並未太過嚴苛,

並時刻的注意著女孩的狀況,

開始的時候先戴上項圈、尾巴,

羞恥的命令著女孩搖晃屁股;

換上肛塞後,

男人命令女孩將鞋子擺整齊,

女孩如同小狗一般叼著鞋將其擺正,

過程中女孩不經意的沒禮貌回應女人的問題,

女孩知道死定了,卻隱約的期待著。



女人有些嚴肅的問 "兩次 "女孩是否草率地回應了問題,

女孩才默默地回應,心中有了忐忑,

女人依舊嚴肅口吻問道 "剛才我問題我問了幾次?"

女孩輕聲回應 "兩次 "


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,

他們對於一問一回答非常的重視,

像是規矩一樣這也一直是我們之間的規矩,

許是女孩太久沒觸碰而忘了規矩。



女孩跪直身軀,仰望著男人,

男人將女孩的下顎上抬,

遮蔽住視線的髮絲移至身後,

重重的幾個巴掌親吻女孩的左臉頰,

女人手持藤條帶了力道的一下下揮舞在大腿外側,

女孩因大腿受到刺激而扭動著身軀,

男人不讓女孩逃避責打,固定著女孩的姿勢。



膝碰地,身軀挺直,

藤條與大腿成水平線,

每一下親吻都足以留下吻痕,

無數目規定、無安全詞,處罰即是如此。



鞭笞將繼續,

女孩只需隱忍並享受於其中,

男人力道大,藤條只需揮舞一下,

便能讓女孩留下一道瘀青,

而女人易使壞,如在傷口上灑鹽一般,

喜愛碰觸那一道道瘀青,讓女孩輕吟,

女孩嗚咽的輕吟聲像極了可愛的小動物。



手心、腳底、小腿、大腿內側、私處,

無一不被餵飽。



男人想讓女孩的小胸受寵,

女人命令女孩躺在木質地板,雙手緊貼身子,

女人居高臨下的由上往下揮舞散鞭,

胸處肌膚較於稚嫩,

女孩無力承受,在此淚崩,卻謹守著命令的姿勢。



女孩似乎將到極限,腿已不受控的縮起,

女人一腳踩著女孩的大腿,

將女孩固定,

男人則安撫著女孩,

讓女孩堅持承受更多的疼痛;



輪到男人操手散鞭,

男人將範圍擴大,

大腿、小腹、胸,

女孩的淚水未曾停下,

女人頂替了男人的位置,

替女孩擦拭淚水,

遮蔽著女孩的視線。


「動物害怕時遮住視線似乎就能安心點」

這樣的理論似乎挺適用的,

至少鴕鳥是如此,

而女孩淚水也漸漸止住。



一輪輪的責打告一段落,

男人幫女孩取出肛塞後,

男人女人玩起女孩最愛的假陽具,

將其黏在玻璃牆上,

要求女孩將整個假陽具舔乾淨,

象徵地處罰女孩平時的懶惰不愛洗自己的玩具。



女孩謹慎地將玩具舔乾淨,

降低自己再受處罰的可能;

完成任務的女孩得到了餅乾,

如飼料的餅乾在女孩的鐵碗裡,

那是女孩很喜歡的餅乾,

但女人說不會讓女孩認為這很好吃。



女人說女孩還是幼犬,

於是在擺滿餅乾的鐵碗中倒入水,

水與餅乾混在一塊使得餅乾變得軟爛,

男人命令女孩得將碗中食物吃乾淨,

女孩只能默默婉惜那好吃的餅乾變得不好吃了。



餵飽女孩後,

男人女人將假陽具固定在桌腳,

而後要求女孩自行自慰。



協助女孩將整個假陽具吃進後,

命令女孩自行抽插、加速,

過程中男人操弄著陽具的遙控,

使假陽具旋轉,

女人則輔助女孩的腰,

教女孩如何將陽具更深的頂入體內。



女孩由輕吟慢慢轉至呻吟,

女人將輔助女孩的手放開,

女孩已經癱軟地趴在地上,

女人拍了拍女孩的臀要求女孩繼續自行抽插,

男人在一旁觀賞著女孩抽插,

偶爾挑逗女孩敏感的身體,

此時的女孩早已累到癱軟。




女人坐到了床上,

一腳踩著女孩的肩膀,

用力推動著女孩的身體,

女孩的身體因女人的推動一下又一下的往桌腳猛撞,

女孩羞澀的呻吟再也無顧忌的發聲。



女孩幾次癱軟後,

男人命令女孩躺到床上,

待女孩呈現跪趴姿勢後男人將陽具塞進女孩的下身,

快速地,

女孩得到了高潮。



男人沒有停手,

女孩持續呻吟,

一旁的觀眾OB著女孩的淫蕩姿態,

女人命令女孩將臉看向觀眾,

那是多麼挑戰羞恥心的命令呢?

女孩因高潮而投降,

男人將假陽具從女孩身體中拿出,

在女孩還未準備好時,

將其塞入女孩的另一個洞口,

異物的進入讓女孩尖叫,

慢慢地尖叫轉至呻吟。






...  to be continued...




2017年1月10日 星期二

第一個一百下 No mercy

這是她第一次被處罰
在圈內打100下屁股好像是稀鬆平常的事
但他的100下好像就不是這樣

2016年11月1日 星期二

2016年9月2日 星期五

Second key、





當女孩極盡腦汁、盡心盡力,拼湊文字,

試圖將熟識的字彙能生動的刻畫出腦海的畫面,

用心地,分段、刪除、修改,

如同體力耗盡、全身無力時的她,

用心地,感受、進入、沉溺。˙




當文字與文字相連,成一篇能夠讀的懂得篇章,

發佈  與  不發佈,

成了最具有挑戰的怪物,

女孩的文字慾召喚了享受存在感的猛獸,

猛獸問女孩:「妳不想讓我被看見又為何創造了我?」

於是,

女孩按下了發佈。








背覆著承重的悲劇,品嘗最初失去的緬懷,

以為將承受巨大的失去,而彼此的改變,

給予成長,

撫平了,

深邃眼眸裡透漏的壞記憶。



害怕了臣服、害怕了痛楚、害怕了進入,

進入那自我不屬於自己的那個她;

渴望著駕馭、渴望著賦予、渴望著佔據,

佔據那渴望著獲得重生的那個她。



矛盾,

左右了女孩,



放下吧,

碎唸著的涵意,

如指令要她面對自己,


去想起那個渴望的自己,

去信賴那些賦予妳的主,

接受一切。





昨夜裡放肆哭喊的女孩,

禁止出聲的狗兒,

臣服的sub,




片段回憶,

手指間的縫隙照入眼簾的燈光,

與女孩一起高舉雙手的歲月流逝,

回到那初次踏入世界前的歸屬。









久違的體罰,

預告著女孩的體力不足,

平舉的雙手痠麻的顫抖,沒了規矩,

上頭的工具一一掉落,

以及那一年四季不換表情的女孩最愛的玩偶,

嘲笑似的微笑掉落,

它提醒著女孩,身分。



工具掉落的懲罰,無情地揮灑在赤裸的身軀,

實踐的唐突、衝忙,

突顯女孩的不夠專注,

此時的女孩對疼痛的承受度是死的,

像個玻璃孩子,受到點刺激便嚎啕大哭;


因痠麻的手臂、哭,

因疼痛的全身、哭,

因無法發揮自如 的 哭。


她越是讓自己享受其中,

感覺神經就越是放大,

每一下的疼痛便越是難耐,

她不確定的是,

無法忍亦或是不願意忍...。



極限的挑戰,

獎勵的躺在床上,

卻又痛苦的高舉雙腿,

只能聽從命令的將腿開啟,

拘束起,藤條賞識,

全身無一處不被熱情的招待。




中場休息,

只有主人能休息的時間。




其實她真的不夠明白自己,

不夠明白自己能承受到何種地步,

不是一個合格的sub。



一條一條的檢討如表單列印,

曾經被誇獎的最好,

如今成了最壞,

或許崩潰是最好的抒發。



女孩無話可說,謝謝,

嘴裡能唸出的唯一字彙,

還沒有結束,

這樣的一句話像是赦免又像是恐怖預言書,

她無法確定,無力的身軀是否還有辦法貢獻,

但她深信,若有辦法挽回錯誤,

她,只想做好。







當去信任、去依賴時,

會發現,

其實,她們都知道女孩的承受範圍,

比起女孩還要更了解自己,

可以安心的將自己交付,

而女孩也第一次意識到,

沉溺於其中,

那種巨大的轉變,

做好並享受,僅存的想法。



第二次的機會,

如同不見鑰匙的鎖櫃,

重新打了一把鑰匙,

而禁錮在櫃中的靈魂,

有了再次面對世界的機會。



一個好的結束,

說明著得到了一個好的學習機會,

踏進世界的體驗,

或許下次,

女孩會更好的面對自己。



一起停靠的碼頭,

高舉的手臂,

指縫透漏的燈光,

指尖與指尖,

是最美的畫面。








將之,

鎖在櫃中,

回到原來的位置。













-end-

















2016年9月1日 星期四

蛻變


在這夜裡
每一下巴掌都要讓女孩知道
剛剛犯的錯有多麼的基本

她戰戰兢兢著維持姿勢
知道此時此刻自己的身分
接受著處罰

每一下的籐條
每一下的鞭子
比剛剛的力道還要來得重
但女孩更盡力的表現這最基本的底線

我們看著女孩
無力地顫抖著,接受每一下的鞭打
淫蕩地自己抽插著,取悅我們的開心

而我們也看到了女孩的成長
蛻變